第2章 初遇(1 / 2)

小明历险记 弄清风 6426 字 5个月前

“小姨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没有工作了,家里还进水了,昨天刚换的新床单,今天就都湿了,床垫一按一个水坑……嗯,对,它没事,还在窗台上,可它现在头发比我还长……”

“你为什么在笑?”

人类的悲欢有时并不相通。

燕月明本来不想哭的,可小姨一笑他就有点忍不住了,他悲伤得就像一只青蛙。还特别孤寡,在家收拾了大半天,累得要死,也只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剧吃泡面,旁边放着他长发如瀑的长草娃娃。

这个电视剧叫《打破规则拥抱你》,无聊是真的无聊,但胜在男主角非常帅,可以稍稍抚慰燕月明受伤的心灵。

当夜燕月明睡在了客房。

他忙活了一天很累了,晚上九点多就睡了过去。半梦半醒间,他好像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迷迷糊糊地醒了一下,入耳都是雨声,催眠一样,他便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翌日,坏掉的闹钟没有再响起,可生物钟还是早早把燕月明叫醒。他坐起来,下意识地伸手去床头够自己的手机,惦记着还要去上班,直到指尖触碰到冰凉的手机外壳,他想起来了——

自己现在是个无业游民。

打开手机一看,现在才早上六点。

燕月明便又躺了回去,翻个身把自己重新裹进被子里,缩成一团。

客房的床很小,床垫不够软,被褥也不是燕月明常用的那一套,所以他昨晚其实睡得不是很香,但他还是不想起。

春日的早晨,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躺在家里的床上,不用去挤早高峰的地铁、不用听老板画饼、做无穷无尽的PPT,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燕月明没有想到,自己才失业一天,竟然就已经开始堕落。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燕月明躺到了六点半。等到脑子终于清醒一点了,他才思考起今天的天气来。

这雨……怎么还没有停呢?

看看气相预报吧。

气相局的工作时间,堪称阴间,因为晚上23-24点是“波动时刻”,气相局就靠这宝贵的一个小时时间,通过特殊手段预测第二天的规则。

零点一过,规则变更,气相局及时放送相关规则,也就是《气相预报》。

这么做,一方面是考虑到有一部分人需要上晚班、出早摊,他们等不到天亮;另一方面,就是为了预防一些特殊规则出现,导致正在睡梦中的人们毫无防备,直接违规。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气相局就会强制进行全城通报。当然,这种情况不多见。

今日的气相预报依旧又长又繁琐。

“下面为大家播报今日气相。”

“第一条:上方城奇幻乐园今日闭园,请广大市民朋友悉知。如果遇到任何宣称要去奇幻乐园的乘客,请拒载。”

“第二条:今日东城区局部依旧有雨,请确保您的窗台上没有放置任何容器。下雨时,不要点任何含有鱼这种食材的外卖。”

“……”

“果然是还要下雨啊……”燕月明嘟哝了一声,终于还是起床了。他有点担心在这样的天气里,自己的床会不会因为晒不干而发霉。

走进卧室里的时候,情况比他预料得还要差。打湿的床单、窗帘、衣物他都可以洗干净以后用烘干机烘干,可是床垫不行。一晚上过去了,它还是很潮湿,燕月明还闻到了一股不太美妙的味道。

思来想去,燕月明决定出门去一趟8栋。

8栋的一楼住着一位脾气古怪、喜欢搞电焊的朋克老太太。浦匣子弄的居民们通常并不认可她鼓捣的东西,觉得那就是一堆垃圾,不过燕月明觉得有些还挺不错的,譬如他现在想去借的“除湿熨斗”。燕月明曾经用它烤过红薯。

老太太66岁了,独居。老人家觉浅,起得早,燕月明估摸着她这会儿已经醒了,就做了早餐装在保温桶里给她带过去。

雨下得不大,弄堂也不深。燕月明住的1栋和老太太住的8栋,一个打头一个打尾,步行只需要几分钟。

可没走多久,穿着透明雨衣的燕月明就停下了脚步。此刻天色还稍显暗沉,但因为离得不远,他还是透过雨幕看到了8栋——旁边的门。

8栋在弄堂的最南端。

浦匣子弄没有南门。

燕月明不信邪,又走近几步看了看,那儿果然有扇大铁门!

在这个古怪世界里是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规则第三大特性,规则有缝隙。城市的角落里,偶尔会出现一些本不该存在、或者被改变了原有形状的东西。譬如一条不存在的路、一扇不存在的门,或者什么物品,有些很大、有些很小。《气相预报》并非万能,想要更好地生存,人们总还是需要靠自己。

面对它们的最佳办法,就是跑。

小明的爷爷告诉小明的爸爸,小明的爸爸又告诉小明:三十六计走为上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