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36章(1 / 2)

春雾 茶衣 12021 字 5个月前

俗话说,越害怕什么,什么来的越快。

就在时雾的心思冒出来没多久,便听一道陌生人的招呼声:“这不是霍先生吗?巧了,原来您也在这里。”

对方估计是一个名望还不错的企业老板,霍遇便同人寒暄几句。

霍遇素来说话声不大,威在声线不在音量,然而对方可能上了年纪,耳朵不太好,因此对别人说话的声音便不小,一口一个霍先生。

估计是以前和霍遇合作过,受过一些小恩小惠,因此短话长说了。

刚才还和霍遇坐一起的时雾,早已经把头别过去,表演得像是独自一个人来的,并不认识霍遇,然而还是不中用,那人也看到了她。

好在这周围环境是为了打造氛围感而调低了光线,那人没看清时雾的面庞,只笑着问:“以前只听说霍先生身边从不带女人,这次难得被我撞见了。”

边这样说边笑着表示,自己不会说出去。

“无妨。”霍遇言简意赅,“她是我妻子。”

那人快惊掉了下巴,刚才的大嗓门也不见了,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反应过来后,急忙给予真挚的祝福,霍遇则表示婚礼的时候会提前通知的。

寒暄后,再次入座。

时雾的心突突跳着,快到嗓子眼了。

男人这边极为淡定,掌心覆上她柔软的手背,“怎么了,这么紧张。”

“这不是怕被人认出来。”时雾吞吐,“不过我应该是想多了,没什么人认识我,不然又要被说闲话了。”

寄养在霍家,却因为攀富贵而勾搭上霍家的人,这样的话,时雾属实是听够了。

霍遇没太放在心上,说道:“除了前面那两位,应该没人能认出你。”

他说的,正是霍以南和季诗诗。

刚才他们谈话的时候,季诗诗不知道在手机上看到什么惊奇的东西,拉着霍以南一起观看,因此没有注意到这边,对时雾来说,算是有惊无险。

拍卖会开始后,她的心慢慢放下来。

坐在前面座位上的人,只要没其他事,是不太可能回头看的。

时雾也没观察他们,唯一让人注意的,是季诗诗举了几次牌子,拍下一些收藏品。

这些收藏品对她来说小菜一碟,所以叫价的时候特别狠,别人五万五万的加,她直接加了二十万,务必要彰显出自己季家大小姐的尊贵身份。

实际上那些收藏品在时雾看来,有些太过于败家,可能是从小没过过什么好日子,想法和大小姐有着不小的出入。

“大小姐有点败家啊。”时雾轻声说,“一下子就加二十万……这可是我以前的一年生活费了。”

身侧的男人看她一眼,没太多附和,依然轻轻碰着她的手背。

拍卖会继续进行,前面的都是些小件,最后一样才是大件。

一枚闪烁耀眼光芒的粉色钻石在灯光之下更加地璀璨生辉,当它出现的时候所有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去目光,主持人也微微惊讶了下,这种品质的珠宝,是极为稀有的。

它甚至不需要太多的介绍词,不像别人那样身上贴满广告,它只是简简单单地摆放在托架上,它就是全场最闪亮的存在。

时雾也不由得多看两眼。

漂亮的事物,总会忍不住多看的。

这枚粉钻起拍价是一千万。

它先后经历过欧洲各个王朝的变迁,身价只增不减。

看得出来,在场的人都有点蠢蠢欲动。

能来这种地方的几乎都是富商权贵,每个人都有钱,未必拿不出钱去拍卖,因此很快便有人叫价,加了二十万上去。

主持人介绍说这枚戒指是全场最特殊的,其上一任主人已经去世,之所以拿出来拍卖,是律师按照其委托,希望戒指所拍卖得到的数额,捐献给慈善基金会。

这种的话,更对各大富豪有利,哪个企业家都希望自己的名头上加点慈善二字。

不一会儿,这枚粉钻的价格就被抬到三千万。

坐在前面的季诗诗显然有点坐不住了,她心底无比希望得到那枚戒指,可惜和外婆商量过后并没有得到允许,而她手里并没有那么多的零花钱。

如今这情况,想要那枚戒指,只能让自己的老公去拍卖了。

她再次拽住霍以南的衣袖,“行了吧,等他们叫得差不多了,咱们直接一口价拿下。”

霍以南慢慢别过去,没让她碰自己,微微皱眉,“不急。”

“你身为霍家继承人,别告诉我你连这个都买不起。”

季诗诗还是难免有点急了。

她心底挺没底的。

尤其是知道时雾的存在之后。

她不是觉得霍以南买不起这个钻石,她是觉得霍以南并不情愿给她看。

但为了面子上好看,她又十分地想要。

霍以南一直没标明自己的态度。

这枚粉钻,他是有把握拿下的。

只是所送之人……目前只能送给季诗诗,日后……那就说不准了。

他还是需要时间去调整,在霍家继承权真正落在谁的手里之前,他不能有任何的马虎,即使爷爷知道他和季家联姻非常高兴,开始将公司大权交付于他,只是霍以南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他的脑海里,又开始幻想起另一幕。

他以这枚价值比蓝色发卡高出几百倍的粉色钻石去向女孩求婚的话……是不是一切都来得及,他会告诉她他的所有心意,她一定也能理解他的迫不得已。

霍以南陷入幻想的时候,主持人已经开始定锤价格:“三千五百万一次,三千五百万两次……”

眼看着就要定价,而霍以南还没来得及竞拍,慌乱之际,却听得一道熟悉的男声,“五千万。”

这个声音是他意想不到的,是从后面发出来的,他下意识回头看,辨认出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竟然是他的二叔。

霍遇身边好像还有个女孩身影,看着也格外熟悉。

霍以南还想细看的时候,被旁边的季诗诗打了下衣服,“喂,你在发什么呆啊,马上要被别人买走了。”

思绪强行被拉回来的霍以南眉头皱得更紧。

季诗诗不依不饶,“幸好刚才有人打断,估计咱们再也没有机会了。”

幸好?

霍以南不禁冷笑,哪来的幸好,也不看看是谁打断的,看到霍遇的那一刻,胜算已经没了。

即使如此,霍以南还是在未婚妻的要求下加价。

从五千万加到五千五百万。

下一刻,霍遇的价格已经抬到七千万了。

刚才还说季家大小姐二十万的加价有点败家的时雾,此时看着身侧的男人,沉默,再沉默,怪她把话说早了,她身边这位才败家。

在几轮加价后,钻石的价格已经飙升过亿了,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有记者发现竞价的正是霍家的,便知道有好戏看了,连标题都想好了,不知道这两人是故意抬价还是另有隐情。

另一边,发现情况不妙的季诗诗有点心慌,“你二叔怎么来了……还和咱们对着干,我的天……”

她不知道霍以南能拿出多少价,只知道他们胜算不大,但她又实在不想放弃。

“要不和你二叔私底下聊一下,让他把戒指让给我们,说你是为了送给我……”季诗诗一边说,一边回头,看到霍遇和他身边的女孩身影后愣了下,“完了。”

霍以南手指蜷紧,“别吵了行吗。”

“你二叔不可能让给我们的。”季诗诗瞳孔睁大,“他也是为了送给女的。”

“女的?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但是那个人怎么那么熟悉……”季诗诗说,“好像是时雾。”

这话一出,还要继续竞价的霍以南愣住。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还是他们心知肚明不可能竞争得过对方,所以价格战打到这里就停止了,最终的价格停留在一亿三千万。

此时此刻的霍以南顾不上什么狗屁粉钻戒指了,直接起身,有记者挡路过来采访的时候铁青着脸让人过去。

他现在的心情难以言喻。

比空了还难受,比死了还疼痛。

“喂,你干嘛……”

后面是季诗诗的喊叫声,“你二叔不在座位上,他已经走了。”

钻石已经拍卖结束,后面的需要他们去办理手续,而且再不及时走的话会遭到大批记者拦截采访的。

霍以南依然冷着脸,去找他们。

粉钻拍卖结束,代表着这里的拍卖会仪式也结束,大家该散场就散场,人群窜动,并不好找。

不知花了多长时间才在后台看到熟悉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