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1 / 2)

春雾 茶衣 11340 字 8个月前

早上。

可能是折腾得太久了,平时就喜欢赖床的时雾,比往常起床的时间更晚一些,翻过身拿起手机看一下时间,已经中午十点半了。

她深呼吸,呆呆地望着头顶上方的天花板。

闭上眼睛,脑子里情不自禁浮现起昨天晚上的情景。

甚至控制不住地去回味,细节到身体的每一处器官,每一寸呼吸都历历在目,还好现在周围没什么人,不然一定可以看到即使彻夜过去,依然面容赤红的她。

初次体验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相反的,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那种感觉仿佛第一次陷入爱河,情不自禁心甘情愿地沉浸其中……起初更多的是对陌生事情的畏惧和不安,后来逐渐地在他的温柔中慢慢放下所有的戒备。

就像一朵春天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微风的轻抚下,阳光的沐浴之中,胆怯又羞涩绽放了花苞,任由摘取亲吻。

起初自然是美妙的,但随后时雾发现自己的体能实在是跟不上男人的节拍,情急之中她甚至来不及去想,靠三的男人都如狼似虎的吗,又容易饥饿,狩猎起来又格外迅猛,反倒弄得她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羔羊,只能在案板上被宰割。

当时太累了,忘记看时间,总之是很晚了,晚得时雾以为快天亮了,就这种状态下,对方还状似很体贴地哄她,今天先到这里。言外之意,毕竟头一回而,暂时放过罢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遐想之中,时雾听见自己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不由得坐了起来。

体能消耗太多,起得又很晚,是时候去补充食物了。

她照例去洗漱,不料在起身后,双脚踩在柔软的拖鞋上时,神经感官传来片刻异样……是轻微的疼痛,不过没持续太久。

来到洗手间,时雾看着镜中的自己,和平时没太大变化,又心知肚明,还是有很大变化的,不仅仅是从女孩变为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心境的成长经历。

那是抛弃旧生活,适应新生活的心境。

时雾下楼去,楼下的保姆已经准备好早餐,恭敬问候一声太太后,便给她介绍今日份的早餐种类,尽管她起得很迟,甚至都接近午餐时间,但她们对于女主人的一日三餐和日常生活,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边吃饭的时候,时雾看到手机上跳出一条短信。

难得地,竟然是霍遇发来的。

可能觉得她这个时候在睡觉,所以没有打电话叨扰,短信问候她有没有醒来,不要忘记吃早饭。

挺琐碎的家常话。

很难想象是从这个男人这里问出来的。

时雾敲了几个字,回复道,早啊,刚醒。

霍遇问,中午了。

时雾:我知道啊,没办法,谁让我起得迟呢。

那边迟疑好一会儿,才回复一句:抱歉。

时雾看着那两个字,属实给自己整得有点懵了,他道歉做什么……

转念一想,她似乎明白过来了。

那端也给出及时的解释:怪我,下次不会让你睡到这么晚了。

知道他的意思后,时雾摸了摸微微烫红的面颊,都不知道怎么回,只能敷衍一句:哦……那就别来那么多次。

霍遇表示:下次我会早点回家。

时雾:?

敢情这人的意思是下次早点做就能早点睡了吗。

同为中国汉字,怎么时雾感觉自己在鸡同鸭讲。

不对,还是对方装大尾巴狼。

想想也是,她那点道行,在他那里根本不算什么。

时雾甚至有点怀疑一切都是他的阴谋诡计,他带她去见外婆,哄她开心,晚上刚好把人拿下……

可就算是阴谋诡计,也不是不心甘情愿上钩的。

*

霍遇在忙碌自己的公务之余,对她的事情,亲自着手处理。

没多久,他已经将时雾身世的问题处理完毕。

答应她的事情,他一概做到,且不需要等太多时间。

比起揭示时雾的身份,揭穿对方的假身份,是关键,其中最有利的证人,便是季诗诗的亲生母亲,也就是季向曾经的初恋,孟玉。

据调查得知,孟玉当年用自己的女儿狸猫换太子之后,一心想和季向重归于好,想要更多的荣华富贵,想要爱情金钱双丰收,然而想象终归是太美好,季向这种能把算计二字写到极致的人,怎么可能容忍自己身边存在一个定时炸弹。

万一他们两个的身份败露,惹得季家老夫人不高兴就算了,万一连女儿的身份暴露又该怎么办。

他寻找时雾这个亲生女儿的目的之一也是出于迫不得已,万一他们的身份暴露,至少他还有个和自己血脉相成的女儿,哪怕日后走投无路,这个女儿总不可能不管他。

可惜时雾没能被他找到,这其中缘由难以说清,像是天定,也像是人为,时雾的最终落脚点,是霍家。

这些年来季向的寻找没有断过,同时也在排除定时炸弹,将初恋孟玉驱逐出自己的视野里。

他给了孟玉一笔钱,并且用言语威胁,如果想要女儿好过的话就别回来。

孟玉当时年轻,怕事,被季向哄得一愣一愣的,不敢多说二字,再加上有那么多钱,足够她衣食无忧,也就听话离开了。

她暂时离开,不代表一直不回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胆子越来愈大,并且喜欢赌,还欠下一屁股外债,其中一多半,还是季向帮她还了的。

但人一旦上了年纪,脸皮总是比年轻时候厚很多的,孟玉仍然心不甘情不愿的,自己的女儿现在可是季家大小姐的身份,一个包包够她输好长时间了,她凭什么不能朝他们多要点钱。

次数多了,孟玉的行踪自然就暴露了,霍遇想要找人,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季向看着越来越叛逆的季诗诗,以及时不时威胁他的孟玉,知道自己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迟早被她们两个拖累死,于是动起歪念头,在季家老夫人知道真相对他动手之前,自己先下手为强。

事情连串起来的话,缘由很方便理解,季向是之前陷害季家老夫人的最大嫌疑人,作案动机是趁乱夺取季家家产。

而孟玉的动机也很简单,那就是要钱。

谁给她钱都一样,季向不给的话,那就别人给。

为了引她出来揭示真相,霍遇自然不可能没花一点代价的。

当然,对方也非常配合。

来的时候,连她和季诗诗的DNA鉴定报告都带来了。

在去探望季家老夫人的路上,时雾还是没忍住问出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这些事真是麻烦二叔了……不过我很好奇,二叔这么做,应该不止是为了帮我吧。”

“早些年的时候,季向和我在生意上就产生不小的冲突。”霍遇言简意赅,“说是表面朋友也不为过。”

其中的冲突,他没细说,时雾只知道应该不小。

在两人有冲突的情况下,季向和季诗诗那边还要和霍以南联姻,相当于划清朋友界限。

是对方先摔盘子,霍遇自然不做被动之人。

不一会儿,他们车子抵达目的地。

本以为会去的公司或者私人庭院,却没想到他们来的是一家大型婚纱店。

刚下车,时雾被眼前所看到的门店而愣一下:“不是说要去探望外婆的吗……”

说完捂着嘴,一不小心说漏了。

霍遇并未多在意,只说:“季董出院后忙着照料名下公务,这家店是她一直在做的招牌,每周都会定时来亲自打理视察的。”

意味着,季家老夫人就在店里。

不愧是女强人,拥有数家公司,还会抽出空亲自去视察。

由于是婚纱店,本来就有点拘谨的事物在看到这里的摆设之后,更加地不安,下意识跟在男人的身后。

这边的店员先是礼貌招呼,知道是有预约之后,便去请老夫人,过一会儿,告知他们去茶水室即可见到人。

显然,季老夫人等候多时。

没多久再次会面,时雾依然没能缓解情绪,一是怕自己说出口又去叫外婆,二是总被季老夫人的气场所震慑到,头一回见到这样年纪的女人,穿着职业女式西装会这般飒爽。

季老夫人在医院住了不到一周就因为担心外面的事务出来了,彼时的她额前还带有轻微的擦伤,,不过并没有造成太多的影响。

在他们到来后,她轻声“哟”了声,随后目光便落在时雾的身上。

霍遇的到来挺稀奇的,但她的重心,反倒落在时雾的身上。

“季董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霍遇简短打招呼。

“托你的福。”季老夫人坐在单人沙发上,手里捧着清茶,“我还没被气死。”

这语气弄得时雾有点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