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2 / 2)

春雾 茶衣 8477 字 8个月前

不论看多少次,季老夫人还是打心底觉得,时雾和她过世的女儿,有着一张五六分相似的面孔。

甚至,和她那女婿季向,都有些相似。

她揉了几次眼睛,以前不肯承认自己上了年纪得了老花眼,现在不得不承认了,确实总是眼花。

*

会面结束后,时雾心里依然惦记着老人家。

虽然精神状态看着不错,但从他们的对话中,她隐隐约约猜到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车祸。

想事情出了神,甚至在和霍遇用晚餐的时候,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二叔,我外婆真的没事吗?”

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嗯?”

“……”

她突然不知道他的反问是质问她叫他二叔还是真的没听清楚所说的话。

“我是说……”时雾硬着头皮,“总感觉有人陷害外婆,她不会有危险吧。”

“目前在医院是安全的。”

“你的意思是,出了医院后就不安全了?”

“难说。”

“啊?”

时雾顿时有些急了,不会吧,她的心刚放下来,一下子就悬空了。

“为什么啊?是不是有人要陷害她?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警方那边还没有线索吗?”

时雾接连抛出好几个疑问,不难看出来她此时心急如焚的心情。

霍遇始终不急不缓的,温淡的眉眼没流露出太多的情绪,轻描淡写,“你二叔我不知道。”

“……”

???

这话是什么意思?

时雾怔了三两秒后,隐隐约约反应出一些什么来,轻轻皱了下眉头,“你……”

你二叔我不知道……这句话强调的是谁。

她二叔不知道。

但是,她的“老公”就能知道了?

这这这。

未免有点心机和记仇了吧。

时雾轻声询问,“真的不知道吗?”

她那语气,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都让人不忍心再调侃下去。

不过霍遇还是没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只让她不用太担心,他会处理好的。

时雾不是不放心他,只是在这个处理的过程中,自己想知道一点细节。

“你外婆年轻的时候结识不少仇家。”霍遇说,“除了仇家想她死,身边的人,并不希望她好过。”

“身边的人?”

时雾听得迷迷糊糊

季老夫人身边的人,会有谁?

警方调查结果没出来,但他们都有了猜疑对象,只有她是蒙在鼓里的。

绞尽脑汁,时雾都没想得太明白。

夜渐深,她抱着靠枕,在沙发上坐了很长时间,来思考这个沉重的问题。

这问题真是难为人,她对季老夫人身边的人又不熟悉,怎么知道会是谁。

托腮一会儿,看手机查资料一会儿,揉揉头发又是一会儿,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等得霍遇似乎没耐下性子,过来探望他这位很爱动脑筋的小妻子。

听到男人的动静,时雾抬头,“二叔”两个字刚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下。

还是不要喊了,他似乎不乐意听。

霍遇像是逗小猫似的,“还在想吗?”

她不乐意:“嗯。”

“想到结果了吗?”

“没有。”她撇嘴,“某人都不告诉我线索,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么想知道?”

“嗯。”

“套情报是要付出点代价的。”霍遇走过去,微微俯身,眼神里似乎溢出些许温柔,“你可知道?”

“什么代价。”

时雾眨眼看他。

他俯身靠近,唇际气息快要贴着她的,两人之间几乎只有几毫米的距离,稍微往前一点点就要碰上。

但他并没有去碰,好像是在等待些什么。

而为了“套情报”的时雾压住狂跳不止的心,主动靠近男人的薄唇,动作很慢,但一直都在缩减两人的距离,最终,她轻轻覆上男人的唇际。

虽然是她主动,实际又有点被动,她多少有点不开心,在靠近之后,微微张唇,咬了他一小口。

不重,霍遇察觉到了。

可见她的报复心不小了。

时雾迫不及待地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霍遇起身,修长手指慢悠悠松了下领带,口吻一览无遗地体现出老流氓的特性:“你刚才咬我,不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