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31章(2 / 2)

春雾 茶衣 10534 字 8个月前

时雾顺势就说了名字,那边微微愣一下,嘴里念叨着不可思议,好像她想不到时雾这种人也有钱逛那样的商场,为了迫切见一面,她直言道:“没事,等我几分钟,我去找你。”

“……”

“季大小姐有什么要给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时雾皱眉。

看着手机屏幕上对方已经挂断的号码,微微呼了口气,说实在的,还是有点好奇季诗诗会给她什么东西。

最近的意外事件太多了,什么东西都是有可能的。

她现在既然已经和霍以南结婚,秀恩爱之类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吧?

当然这些都说不准,万一对方真的带了呢。

比如……验孕棒。

想到这个,时雾心底依然无波无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不仅对霍以南失去兴趣,哪怕他和别人结婚,甚至生孩子,都不会给她的心情造成太多的影响。

时雾的想象力还挺丰富的,并且认为自己猜得应该不错。

没等太久再次接到季诗诗的电话,约她在附近咖啡厅见面。

时雾有点想知道那个东西是不是代表他们爱情结晶的东西,于是和保姆打声招呼之后便过去了。

见面后,不意外地看见季家大小姐坐在靠角落的座位上等候,桌子上摆放着她的名牌包包,人还没走近便闻见浓郁的香水味。

时雾刚坐下,对方便递来单子,问她想喝点什么。

这架势,是要长话长谈了吗。

“你到底要给我什么东西?”时雾开门见山。

“急什么,你就这么想要吗?”季诗诗淡淡陈述,“现在天色还早,以南还在公司,我不急着回家。”

“……”

话里话外都离不开炫耀。

时雾心想,说得她好像很急似的,她的二叔……准确的说,老公,也在公司,她也不急着回去!

这样一想,时雾便给自己点单了。

不出意外,季诗诗确实有长话长说的意思。

“虽然以南没有和我提起过你,但我还是调查了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季诗诗说道,“别那么惊讶的望着我,我想调查这些,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一件难事。”

时雾低头,“不是……我惊讶的是,我咖啡忘记放糖了。”

季诗诗一噎,“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你继续。”

时雾属于左耳听右耳出的类型,这里的咖啡和糖,甚至来回窜动的猫咪服务生,都比季诗诗和她的话要有趣得多。

“我知道你们两个算是青梅竹马,也能理解其中的关系吧。”季诗诗佯装出善解人意的一面,“而且,我也不会逃避你们指甲你的感情。”

说得那么洒脱,实际上她也逃避不了,霍以南和时雾认识那么多年,他们之间就算没有爱情,也是有亲情的,试问如果她们两个同时掉入河里,他到底会救谁。

“我一直以为我才是那个他想要隐瞒恋情的人。”季诗诗说,“没想到天外有人,你才是最神秘的一个。”

时雾抿一口咖啡,不知道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所以呢。”

“不过你们那么多年的感情,难道你们。”季诗诗停顿,“就没有做过吗。”

时雾一怔。

这种事情自然是人与人之间最亲密的,按理说应该只有她和霍以南知道,不会有第三个人了解。

时雾淡淡陈述:“他和你说的吗。”

“没有。”季诗诗耸肩,“我看出来的啊,他很笨拙,我们也算认识挺长时间的吧,但因为他的青涩,并没有进行到那一步。”

笨拙吗。

时雾倒没有感觉到,极大可能是霍以南装的。

她实在不想提起以前的事情,眉间蹙起,已经有极大的不耐烦。

对方毫无察觉,还继续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好像知道你们两个不能长久在一起的原因了,男人嘛,虽然说得到之后就不会珍惜,但你不给他,他会觉得你没那么爱他……”

季家大小姐,到底是有点天真了。

她并不知道霍以南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她可能觉得霍以南选择她,是出于感情,而不是她季家大小姐的身份。

时雾这次笑了,很多年前,她也如此天真,总觉得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利益,还是有很多真情在的,直到现实狠狠给了一巴掌。

“所以季大小姐。”时雾深呼吸,“你这次来找我就是来炫耀你们两个之间完美的婚姻,以及批判下我和他的过去吗?”

被一语点破后,季诗诗急了,“不算是吧……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劝你离开这里的。”

“离开?”

“这也是我和以南父亲商量好的。”季诗诗说,“你不是喜欢攀富贵喜欢金钱吗。”

说着,她便拿出一张金色的卡,递到时雾的眼前。

看到这玩意,时雾总算明白对方说要给的东西是什么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的话,她是不会来赴约的,真是无聊又无趣。

估计霍老幺没少在季诗诗这里说她坏话,所以季诗诗拿出最老土的办法,试图用金钱把她轰走。

“你不是霍家的人,没有霍家的血脉,估计也不想随随便便嫁给一个普通人吧。”季诗诗看起来很好心的样子,“所以不如拿上这笔钱,去其他城市好好生活。”

这样子,就不会打扰到她和以南了。

给这笔钱,足够说明他们是没有底的,尤其是霍老幺,在医院看到霍以南和时雾的那一幕时,一颗心差点吓得跳出来,为了防止时雾破坏他的大计划,必须采取一定的方法。

把她从这座城市驱赶走,和霍以南再也无法见面,就是解决祸根的最好办法。

他们的算盘打得实在是不错,时雾像是看完一场好戏,慢慢站起来,冷着脸,“如果提前说的话,我是不会过来看季大小姐送这么无聊的东西。”

“无聊?”

季诗诗看她走出去,立刻跟上去,“你居然说这个无聊?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吗?”

时雾没有回头,已经走出咖啡厅的门口。

季诗诗迅速赶到她跟前,恨不得把卡甩到她的脸上,“喂,你不要自恃清高觉得自己感情至上,觉得金钱玷污你们感情,这里面的两千万,你这辈子都挣不来!”

这时,随行的保姆协同司机走过来,站在时雾的跟前,低头颔首,毕恭毕敬地说:“太太,车子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回家吗?”

他们是经过训练的,为了防止吵到其他人,声音并不大,但其非常恭敬的态度足以让人看出他们是打工人,且身上的衣物说明主人家不是一般的人家。

时雾摆手说道:“走吧。”

在他们的带领下,时雾来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前。

这辆车单是从外观来看就已经秒杀所有车型了,配置又是最顶尖的商务型,设施齐全奢侈,出门的时候时雾还惊讶一下,保姆则解释说这是霍遇的意思,这车宽敞舒适,很适合女孩子逛街购物。

在一群人伺候下,时雾进了车门,没有任何的停留和回头。

不远处,季诗诗手里拿着没送出去的卡,像个小丑。

那张卡里的余额,估计只能摸一下时雾那辆车的车尾。

她攥紧拳头,惊诧得久久不能平静,本想试图上演电视剧里狗血的一幕,可惜,没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