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30章(2 / 2)

春雾 茶衣 6687 字 8个月前

所以当时时雾的眼神有些躲闪,小手也抵在霍以南的胸口,没让他直接亲到。

昏暗的环境,灯光暗淡,人影扑朔迷离,摄影机非常敏锐巧妙地捕捉到这一幕,将其记录下来。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总之是保存下来了。

时雾看着自己那时稚嫩的面孔,心情滋味难说,知道这张照片记录的是自己一刹那的青春,却无法去想通,为什么霍遇会一直保存。

总不可能他那时就……

心怀不轨几个字,完全不符他的行事作风,应该是她想多了……

时雾原封不动地将相片收好,和之前一模一样地给放回去了,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晚间。

事情堆积得心情难免郁闷的时雾去盥洗室泡了澡,浸在温热的池水里,她神经得到放松,伸出一只手戳着水面上飘着的泡沫,盘算着她不要想太多事情,等到季家老夫人身体痊愈,找机会相认即可,现在的心思,还是不要被男人打扰的好。

不知不觉地忘却世间,人在浴室,水流声淅淅作响,她没听见外面车子的声音,待到卧室的门被人拧开,才嗖地反应过来。

霍遇?回来了?

现在才几点?

她看他快傍晚才去工作,以为要留宿到半夜,十二点前不会回来,现在才几点?有到九点吗。

时雾仓促地从浴池里站起来,水滴顺着白洁的肌肤迅速滴落,在地面上溅出微弱的小水花,她赤脚踩在地面上,蹬蹬来到门口,想透过门缝查看情况。

奈何动静不小,卧室那边的男人早已听到动静,臂弯挽着刚褪下的外套,长身玉立站在不远处,动静传来后,顺声看过去,和门缝里的眼睛互相对上。

时雾忍住叫出声的冲动,低声地表示:“二叔,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嗯?”

“没什么……”她轻咳两声,“那你帮我叫保姆帮我拿下衣服成吗?”

这边浴室设计得比较简单,没有隔离,衣服放在里面的话很容易被雾气打湿,她本来打算裹着浴巾自己去外面穿的,想不到男人这么快回来。

更想不到,霍遇用一种意外眼神看她:“什么衣服?”

“……”

他好像在说,难道他没有手去拿吗。

时雾怕他觉得自己的话太见外,改口解释:“就是女孩子穿的衣服,我怕二叔你找不到,所以让保姆过来帮忙的话更好一点。”

停顿一下,她又仓促笑:“算了我自己拿吧,还是不麻烦阿姨了。”

为拿衣服让阿姨上来一趟的话未免矫情,而且他们是新婚夫妇,被阿姨看到的话也会觉得她完全可以让老公拿,不然就是有那什么矫情的大病。

时雾裹上浴袍,强装冷静地走出浴室的门,为了让自己表现地更自然,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很落落大方地从男人眼前走过。

而在霍遇眼里,自己那位小妻子可能受到过度惊吓了,腰间的带子都没系好,流露出的雪白晃得人很难移开视线。

霍遇暂且坐下,喝些水,保持淡定。

时雾忙里忙外总算整完了,换好睡衣后走出来,看到男人后摸摸鼻子摸摸耳朵,“……那个,二叔,我们今天晚上……”

男人等待她下文。

看她羞红一张脸问:“要睡在同一个房间吗……还是说我去睡客……”

霍遇路过她身边时,简短一句:“嗯。”

擦肩而过,他先去洗漱。

时雾脑子嗡嗡响。

嗯,她没听错,他说的就是嗯,两个人就是要在同一个房间睡觉。

虽说是新婚夫妇,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她……

深呼吸,时雾安抚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也不敢轻易去床上,只是一个人盘腿坐在沙发上,找了本旁边的书翻了翻。

霍遇出来的时候,只见眼前的女孩,有模有样地抱着一本财经书翻看,而且还是倒着的。

不是猜不到她内心有多慌张。

他低笑一声,过去的时候,唤她:“小十五。”

时雾下意识抬头,“二叔……你好了啊……我们……”

话还没说完,男人忽然倾身,大手揽过她的腰,拉到怀里抱起来。

时雾人被托着,身子悬空,两手被迫搂着他的脖子,被动地和他仰视,低声喃喃:“二叔……”

男人温热气息贴着她的耳际,“还叫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