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1 / 2)

春雾 茶衣 7141 字 8个月前

问完之后,时雾听见自己的砰砰心跳声,她知道自己在赌,不知道自己拿什么作为赌注。如果赌输了怎么办,谁能确定霍遇之前的话是不是玩笑话呢。

如果是的话……那她才是真正的笑话。

那端确实是惊诧一会儿,好像觉得她是在开玩笑,但没多久呼吸又平稳下来,霍遇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尽管没从她口吻里听出什么端倪,但他不是不知道时雾的性格,很多事情可能会放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去思考,但做出来的往往不会让人太惊讶。

时雾只是咬着唇,“二叔之前的话……是骗人的吗。”

这一次,她很明显地听到那边没有任何犹豫地否认:“不是。”

霍遇紧接着又说:“我没说过骗人的话。”

“那……”

“小十五。”他依然耐着性子,“你要考虑清楚。”

有些事情不是一时脑热,不是一时冲动就要去做的,一旦做了,必须要承担后果,这是成人世界最基本的生存守则。

“我考虑好了。”时雾没有迟疑,“我就想知道二叔的话是不是真的……总感觉是糊弄小孩的。”

“今天周几?”

“周三好像吧……怎么了?”

“我去接你。”

“?”

“领个证。”

“……”

时雾懵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时间去准备。

不对,她还没有思考到这个份上呢。

做二婶……不是先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吗,怎么是先领证?时雾的脑子难免有点嗡嗡的,“二叔……”

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那端倒是非常平和:“怎么?”

“现在几点了?”时雾仓促地给自己拖延时间,“民政局那边应该下班了,就算没有……我们现在过去也差不多到人家下班时候了。”

停顿一下,怕他强来,她又说:“领证这件事一点都不着急,只要想的话随时都可以,但是咱们不能耽搁人家的下班时间,辛苦一整天了谁都不想留下来加班,二叔你说对吧。”

不知是她非常具有“诚心”的话打动霍遇,而是他这个资本家良心发现知道体恤员工了,总而言之点头答应下来。

时雾松口气:“嗯……不急不急。”

霍遇:“嗯,那明天。”

时雾:“??”

电话挂断后她还一脸懵圈。

说是不急,但谁说明天了?

算了算了,明天和现在也相差好长时间,这么长时间应该足够她好好思考了。

时雾心里乱成一团麻,这种感觉很微妙,虽然让人慌乱,却没有一点地不适和不安,和刚才被人辱骂的时候完全不同。

即使她练成精钢不坏的心,任人说教,但那些话积少成多,也会如同刀子一样击在人的身上,说不痛不痒是假的。

此时此刻,那通电话给她带来的心情,足以抚平刚才所有的不安。

霍老幺说她不能进霍家的门。

可惜了,不能如他愿,她不仅要进,还可以以另一种身份进。

另一边,季家老夫人这里,在医院专业的专家团队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老夫人脱离了生命危险,渐渐苏醒过来。

因为想要去探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时雾知道自己轮不上号,但听护士表示说伤者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就算见不到人也没关系,老夫人平安无事就好。

虽然没见过外婆本人,但之间所具有的血缘关系,已经让时雾惦念上了,比起那些小事,她只希望外婆能平平安安的。

这里人很多,霍老幺和季诗诗骂过她之后,好像得到不小的解气,时雾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们,但听见病房里嘈杂的声音,估计霍老幺那种喜欢攀高贬低的人,应该会表现出很关心老夫人的样子。

毕竟,他们还要指望季家呢。

时雾临走前最后看一眼病房门口,这次没看到霍以南,她回头走的时候,也就不知道拐角处,霍以南的视线,隐隐约约落在她的身上,但没多久,又被新婚妻子季诗诗给拉了过去。

*

出了医院的门,时雾本想去打车,却见不远处停靠一辆熟悉的车子,她不由得定睛看去,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那确实是霍遇的车。

他不应该还在忙吗,怎么会在这里。

心里的疑惑没解开,只见男人从车上下来,步步朝她走来。

霍遇面色平缓,语气也没太大变化,“上车。”

以为他是来接她回家的,时雾没多想,很自然地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这边医院的条件不错,医疗团队水平很高,季家老夫人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

她一直都在自顾自地说着,旁边男人偶尔会应答她一两句,无意之中,她突然看见自己前方,放在挡风玻璃后面有一个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