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2 / 2)

春雾 茶衣 12881 字 8个月前

时雾的内心依然平静无澜,她自己都挺意外的,当初察觉到他变心的时候以为这个世界都快要塌下来了,所有事物都变得黑暗起来,想过如果他最后娶的人不是她自己的话,她会不会难过得想要死掉。

就是没想过会这么的心平气和。

时雾想都没想就将他的手拨开,轻描淡写,“二少爷,请自重哦,你现在的是有新娘子的人,随随便便拉其他女孩子的手,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他拉她的手没以前那么用力和坚定。

这里就可以看出他的选择了。

或者说,他没理由也没脸面再去强留了。

“雾雾。”霍以南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脸上,即使对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就像是自言自语自我感动一般地陈述,“从始至终,你都是唯一一个在我心上的人。”

他停顿几秒,“我想过我们的未来,我也在努力塑造我们的以后,我想和你做尽世间所有美好的事情,想为你穿上婚纱,一起蜜月旅行……”

即使是理科男,在这方面的诉说依然不输旁人,他所说的看似平常,却都是时雾曾经最想要最多幻想的。

因此她那双本不该动容的眼睛里已经慢慢低垂出黯然。

“但是……”霍以南又说,“我好像感觉不到你的感情。”

时雾终于抬头看了眼他,“感觉不到?为什么……别告诉我,是因为我们两个人没有发生过关系。”

霍以南没承认但也没否认,“我以为我们的感情足够我们去做亲密的事情。”

时雾眼睛里的温度渐渐消失了。

到底还是这个原因。

他好像把两人渐渐走远的缘由归咎于她的身上。

实际上呢。

她也不是拒绝他的意思,只是想要在两人结婚之后再确定那样的关系才最为合适。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观念,她知道现代社会不该持有那样古老的想法,但她一无法改变自己的心。

“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吧。”时雾忽地一笑,“霍以南,你的未来里,根本就没有我。”

“十五……”

“从一开始我就是你光明前途上的一块绊脚石,你的家里人都不喜欢我,事业上也无法给你带来帮助。”她继续说,“再加上身体上好像也不能给你什么,仅以精神支持的话不足以维持你的欲望。”

“不是的!”

“在我和你的前途之间,你选择了后者。你现在,不过是因为两者无法兼得而感到惋惜和失落。”时雾情绪也不激动,不急不慌地叙说,“当然我不怪你什么,真的,我不想成为别人的累赘。”

时雾有想过,如果他们发生过关系的话,局面会不会是另外一种呢。

以霍以南的性格,一定会对她负责到底的。

可他们以后的路还长,走得会无比艰难,没准以后两人会有无穷无尽的争吵,最后将感情消耗殆尽,一无所有。

现在这样,也好,各走各的路。

她一脸冰冷,霍以南则不可思议地望着她,许久,眼里渐渐充满了失望,轻声笑道:“……你是这样想的吗……十五。”

时雾没说话,扭头就走。

这一次依然被霍以南毫不留情地拉了回来,他拽住的是她的肩膀,力道不小,时雾有点吃痛,忍不住叫出声:“放开我——”

“十五,你冷静下,告诉我,刚才的只是你的气话。”

时雾没有气话,情绪渐渐被点燃到高涨,不想再呆在这里和他废话,“放开——混蛋——”

这一声有点歇斯底里,不知道是不是被外面的人听见了,门被人推开。

动静传来,霍以南无意识地松开手,两人距离也拉开了。

来人不是管家也不是提防着他们两个人的霍老幺,而是霍遇。

他依然是正统冷肃的黑色西装外套,浑身透着疏离清漠感,径直朝人走来的时候自带一种威严。

连霍以南的脸色都变暗了,恭敬叫一句:“二叔。”

“结婚了就不是小孩子。”霍遇淡淡陈述,“不要再随便玩闹了。”

“知道了二叔。”

“爷爷在书房,说找你有事,你现在过去吧。”

三句两句,霍以南被打发走了。

即使走之前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眼时雾。

时雾翻了个白眼,有点没好气的,她真是服了这人,一言不合就动手。

刚才的胳膊都被他抓得有点疼了。

她轻轻揉着胳膊,身边的男人朝她留意几眼,欲言又止,过了几十秒时间,两人都没人说话,气氛一直沉静。

“你这张嘴……”霍遇停顿。

时雾皱眉,“怎么了。”

有话就说。

“春兴长得这么漂亮,触感也很好。”他好像认真又没有一点正经,“说起话来是一点不饶人。”

时雾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作势要去恼他。

刚过去,手没抬起来,就被他单只手按住肩膀,然后随意一转,她的后背被迫抵着沙发一处,跟前的是距离她只有二十公分的男人。

霍遇就像是个训斥小孩的长辈,言语带有教育又没有任何的严厉,“该改改了。”

对他是这样,对霍以南也是这样。

说的话,实在不中听。

时雾更是倔强:“不改。”

“以南确实辜负你。”他淡淡陈述,“但他也是真的喜欢你,以前为了和你在一起,忤逆大哥,身上经常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家里棍子都折了好几根。”

回忆起以前,霍遇知道霍以南性格也挺倔的,他也亲眼看到霍老幺教育小孩没个章法,一巴掌直接扇过去,棍子也硬生生敲在脊背上。

偏偏霍以南那小孩真是万里挑一,不躲不闪,霍老幺问他还要见时雾吗,他不仅说见,还说要天天见。

这些事,时雾是不知道的。

后来他们学业繁忙,经常碰不到面,碰到了,霍以南也非常聪明地穿上厚衣服,把自己身上的伤给隐藏起来。

那么大人了,还挨老爹的大,富家少爷里,估计只有他这一个人。

他一开始是真的喜欢她,非她不要的。

所以不希望时雾说自己是绊脚石,是累赘。

她不是累赘。

她是他满身受伤也要喊着天天见的女孩。

“现在说这些……”时雾愣了不知道多久,眼神飘飘忽忽的,“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过去再怎样,结果就这样了。

“给你提个醒。”霍遇淡笑,“免得你以后对我也下嘴刀子。”

“我……”想起电话里的话,时雾憋着一张脸,“我那不是给二叔道歉了吗。”

“发一条短信?”

“那怎么能说是一条呢,明明是好多条,我道歉态度很诚恳的。”

“我比较喜欢口头道歉。”

“口头道歉?”时雾抿唇,“所以是想当面听我说对不起?”

他没附和,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是另一种口头道歉了。

时雾轻轻咬着牙关,她算是服了霍家这一个又一个的,还以为霍二叔给她气成什么样,没想到自己被一气。

都懒得和他纠缠,直接走了。

过阵子,霍遇的秘书敲门进来,说明一些事情。

今天毕竟是侄子的一件大事,霍家人基本都暂时搁浅下手头里的工作。

霍遇没例外,但也没轻易放下,该做的一件不落,秘书进来说一下最近和季家合作的事情,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因为季诗诗和霍以南在一起,作为好友的季向,大概率是要偏向霍以南那边的。

霍遇不诧异,好像早就预料好一般,让秘书待观察即可。

秘书要走的时候,霍遇突然叫住人:“对了,问你一个问题。”

秘书一震:“霍先生您说。”

“贴贴是什么意思?”

“贴贴?”

霍遇翻开手机,看到短信那一栏的信息,确定自己没问错。

“贴贴好像是网络用语,可能就是字面翻译,表示想亲近的意思。”秘书解释之后,问道,“霍先生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

霍遇继续看着短信那栏的【贴贴】二字,眉眼间浅淡情绪流露,细看的话,是几分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