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25章(1 / 2)

春雾 茶衣 11751 字 8个月前

上次陈燃半路把人丢下,大概这次长了良心,竟然亲自开车来接她,问了时雾目的后便到她现在的住处。

这住处里里外外透着小资的奢侈和矜贵。

就算是假意包装,这也上得了档次,临近中午,陈燃倚着自己那辆炫酷的跑车旁边,心不在焉打量周遭的建筑,他个性马虎,但也能看得出来,这块地的含金量。

想想他自己得顺从听话地乖乖联姻,才能从老爹那里扣出家产来,先前看中一辆价值上千万的车迟迟没有苗头,而时雾现在的住处都抵得上他好几辆车了。

当然这不是时雾和他的差距,应该是霍家的差距,不得不承认霍家的家底殷厚,就算是没什么名分的孤女,也能给予如此待遇,倘若真的能联姻的话,那么日后在事业上两家必然少不了来往。

时雾性格又软弱,婚后肯定不会管他太多,他尽管在外头潇洒就行。

心里盘算这么多,陈燃一个不留神,不知时雾已经从小别墅中出来,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的跟前,乍看第一眼,险些没认出来。

上次在霍家,大家都是奔着相亲的想法,没怎么细看,再加上是晚上,光线没白天透亮,他不会细致打量她,这一回借着清朗的天,她有点让人眼前一亮。

其实没刻意打扮,普普通通的冬日穿着,没有任何的金银首饰,耳环都没有,中短的头发随便扎起,蓬松又随意,露出一张精致白净的小脸,以及那双楚楚动人又清淡无情的漂亮眼眸。

“我收拾好了。”来到院前,时雾见陈燃发呆,便主动问,“还不走吗?”

“哦……”

陈燃有点看呆了,匆匆忙忙应付一句,转手给她开了自动车门。

他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在睡懒觉,来她家接她的时候说还没收拾好,要等十分钟,向来知道女孩子出门前需要注重打扮的陈燃刚开始有点不耐烦,但又不得不等,谁知对方真的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这是好事,还是能侧面反映他在她心里不够重视?要是和其他男人约会的话,她也是这样子吗?先前约好一起吃饭,还睡懒觉,等人来接她,竟然都没收拾好,即使出来,连个妆容都这么素淡。

美瞳和睫毛都不修饰下的吗。

陈燃这样想着,目光无意识地朝身边看了下。

这目光很急促,却被时雾敏锐的察觉到,皱眉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陈燃有张会夸人的嘴,不会吝惜对女孩子的赞美,连上了年纪的大妈都能被他撩得心花怒放,这会儿却半点不敢懈怠,没去说太过于轻佻的话。

来之前陈燃打算随便应付一顿饭,和长辈交差就行了,开车的路上,他心思略微变化,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时雾坐他的车总是惊魂未定,忍不住提醒:“你就不能把车开慢点吗?”

上次她也嘲笑他的车技,不出意外换来一阵怼。

这次对方倒是心平气和地,甚至意外地降了车速。

时雾没多想,看前方路段拥堵,估计他想开快也开不了。

正午高峰期,拥堵是正常的。

期间陈燃接了好几个电话。

就像上次那样。

但和上次不同的是,他这一回没有选择接听,而是直接挂断。

气氛太过于沉闷未免显得无聊,再加上时雾知道自己还要借这人身上打听点什么,于是主动打破沉闷的氛围,似是玩笑,“又是你的小女朋友打来的?怎么不接了?”

陈燃这人挺滥情的,看得出来对每个女朋友都不赖,不然人家也不会那么黏他。

但薄情起来也薄情,再次挂断第三个电话之后,他选择拉黑,轻描淡写,“和她们只是玩玩而已。”

时雾有点接不上话,说了个“哦”字,就看向窗外。

两个人各怀心思。

目的地星月酒店在不尴不尬的气氛中到了,因为预订的包厢,早就有侍应生等候多时领他们过去,看出来陈燃是这里的常客,对路况很熟悉。

这里的酒店神秘又尊贵到不屑于同那些酒店去评星级,更不会为了迎合什么米其林的口味去改变地道的中式风味,但所展现出来的每道菜集聚古典风韵和特色,精致又美丽的同时呈现出最原始的菜肴口感。

这边没有菜单,主厨会过来和客人讨论当季最佳的食材,介绍烹饪方式,也问清楚客人的喜好和口味。

陈燃很熟练这边的操作,和主厨熟练对答之后也给时雾推荐几道他认为不错的菜肴。

他的所作所为比上回绅士得多。

时雾的偏见多多少少放下一点,颇为耐心听他讲解。

听他讲到他母亲和这家酒店老板娘的关系之后,表情明显更加感兴趣了。

为了不让自己表现得太明显,她状似很随意的问:“你说的是季家吗,我也听说了一点,这里好像是季家老夫人亲自操持的产业。”

“差不多吧。”陈燃观量下四周,随意指了个博古架,“就那上面的小花瓶,估算下得这个数字起。”他比了个七的数字,又说:“这些都是季老夫人的藏品,可以说这里的所有,都是老夫人一手置办的。”

“很厉害。”

“可不是嘛。”说起自己知道的,陈燃的话匣子打开,“季老夫人年轻时候就很有本事,而且季家产业传女,产业都划在女孩名头上。”

时雾默默喝着茶,“是吗。”

“可惜季老夫人的女儿走得早,孙女又有点不太管用,只知道吃喝玩乐……”

陈燃说得兴致勃勃,突然停下来。

而他的动作也被时雾捕捉到,本来不想笑的,又实在憋不出,抿了抿唇。

这家伙不是摆明了说他自己的吗。

陈燃也意识到这个,停下话题,有点讪讪的,轻咳了声,“我可不像季家那孙女啊,她是真的一榆木脑袋,迟早被男人骗走。”

季家的产业延续这么久,除了家底雄厚这一原因,也在于女婿挑得好,能帮衬很多,现在的季向就是不错的例子。

当然女婿再好,实权还是在女儿手里的,再大的家底,也禁不住随便挥霍,所以陈燃的话不是没道理。

菜上来后,时雾看着对方主动给自己夹菜,压抑住心底的诧异,只问关键的地方,“你和他们很熟吗。”

“还行吧。”陈燃说,“一个圈子里的,差不多都是一起长大的。”

一个圈子里的,男人合作生意,女人逛街打麻将,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很熟悉,但也不算生死之交。

问多了,陈燃逐渐发现时雾的不对劲,“你好像对季家很感兴趣。”

“有吗。”

“没有吗?”

陈燃自问了下,季家也没少爷,她就算感兴趣也没什么意义吧,可能是他自己多想了。

时雾则给自己多解释一句:“我只是想多了解下。”

多了解下上层社会的关系,情理之中。

但在陈燃听来,她有一种想多了解了解他的意思,心底莫名炫起一股热风来。

季家聊完了,才聊起他们的正事来,不等时雾主动开口,陈燃已经露底牌:“其实今天找你出来主要是想谈谈咱们的事情我知道我们都不太想联姻,但毕竟是长辈的意思……”

他也不是不可以勉勉强强就顺从下去。

本想等时雾接话,却没见她有动静,陈燃于是继续说:“不管怎样,直接联姻的话,发展是在太快了,我觉得可以试着先了解下对方,你觉得呢。”

时雾迟疑看他,“不过我没有联姻的想法……”

“我知道。”陈燃略急,“我也没有,只是说互相了解,当个朋友什么的……当然这么做的目的是应付长辈,你是不知道,我爸为了逼我相亲,直接把我财路给断了。”

他这样说了,时雾也只能顺着话点头。

了解下也不亏,她刚好借他了解更多关于季家的情况,而他为了不断财路,估计是想和她继续表面上接触接触。

各有各的心思和目的,谁都不是单纯的,但这种关系足够维持一种平和,至少二人见面不会像之前那样互相看不顺眼。

一顿饭的过程颇为愉快,陈燃有意预约下次见面的机会,时雾因为拿捏不准,便仓促敷衍过去,等她有空再说。

饭罢陈燃提议送她回去,她没拒绝,到停车位的时候,泊车员已经将陈燃的车行驶到跟前。

这样好的天如果单是回去的话未免太可惜,陈燃喜欢泡妞也比较擅长,这时候却有点不知所措,他习惯带妹子去的商场,酒吧之类的场所在时雾眼里估计不屑一顾。

而提出进一步约会的行为更是过于唐突,他拿过车钥匙后,站在原地,想着如何利用好时间。

他心思怀揣,时雾同样如此,今天可能是她问多了关于季家的事情,不知道下次再打听的话陈燃会不会像这次毫无保留地说出。

这样下去不是长久的事情,她还是应该问问霍遇才是。

二人都僵持不动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轻飘飘的打招呼声。

“燃哥,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