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2 / 2)

春雾 茶衣 11628 字 8个月前

她去剧组不是混眼熟也不是想成材料,只是为了监督林思娇罢了。

演艺圈什么的,她兴致不大。

她没什么梦想,一直以来都是跟在霍以南身后转悠的,以前也想过以后做个戏剧表演之类的老师或者编导之类的。

“我的姑奶奶啊。”副导痛心疾首,“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居然直接把这么好的几乎给放弃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

见时雾心意已决,副导劝说不来,只能表示惋惜,让她去剧组那边亲自说明一下。

这个机会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难得,连林思娇都相反设法地挤进去,各种托关系,估计和霍以南撒了不少娇,但最后以失败告终。

时雾之前去试了镜,角色敲定的是她,突然懊悔拒绝的话,确实要去说明下。

可能副导提前打过招呼,她来到剧组工作室后,有专人接待。

和她谈话的,是先前碰过面的谭制作。

谭制作对她态度大不同从前,小心翼翼地仿佛把她当成慈禧一般,“时小姐,您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时雾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茶,不知谭制作态度为何如此大,小心眼地对这茶产生怀疑,所以没有动,语气也很疏离,“嗯。”

“方便说明下原因吗?”谭制作抹了把额头,“我方便和领导交代。”

“领导?”

“是啊。”谭制作说道,“这部剧的投资方就是我最大的领导,时小姐不参演的话,他一定会过问缘由的。”

“投资方是……”时雾停顿,“霍家吗?”

谭制作点头。

时雾似乎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敲定的原因了,单手托腮,有点好笑,谁说霍二叔冷漠无情公正无私的,这不是明显地让她走后门吗。

“原因的话……”

时雾正准备把自己离开这座城市的事情当成理由告知一下,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拍门声。

“让我进去——谁都被拦我——老谭你出来和我当面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林思娇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门被强行打开的动静。

时雾坐在待客室的椅座上,姿态自然,和眼前出现的人截然不同,林思娇来的匆忙且神色抓狂,没有半点以往营造的淑女氛围,她目光先是冲了下谭制作,看到时雾在,视线立马被吸引住,根本想不到,她会在这里遇见时雾。

谭制作刚才对时雾客客气气的,面对突如其来的林思娇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质问保安怎么办事的,居然把人放进来。

“我在和时小姐谈正事。”谭制作训斥,“不是别人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

干这行的,见风使舵,谭制作以前对林思娇也非常地客气,其因不过是因为她背后的男人,现在这般态度,要么可以估摸出林思娇有点失宠,要么就是说明时雾这个客人,更加地重要。

“时小姐见谅。”谭制作对时雾打着哈哈,“都怪我没把事情处理好……”

他起身,要去拨弄林思娇,想让她出去。

林思娇自然不肯,两人一直僵持。

“没事,既然你们有事,你们先谈。”时雾表现得很随意,并没有因此生气,仿佛和她没半毛钱关系。

在她经过门口的时候,和谭制作纠缠的林思娇横一记眼神,“你怎么在这里?”

“不行吗。”

“你好像没资格来这里。”

戏里戏外,林思娇依然是傲慢的态度。

她这般行为,惹得谭制作很是头疼,把她拉过去,“好了好了,你有事赶紧说吧,我还忙呢。”

突然想起什么,他又补充:“如果是为了角色的事情,恕我无能为力,上头领导就是这么决定的。”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听错了?《都市》的女主定的是我啊。”林思娇忙活起自己的大事来,“指定是你们搞错了,我和以南已经商量好了,他也答应我了。”

“你是不是忘了,这次投资方,不是霍家那个小少爷。”谭制作皱眉,“那小少爷至今无权无势的,他的保证能给你什么用?”

“你,你……”

林思娇没想过谭制作会把话说得这么直接,恼羞成怒得几近哑语。

时雾在旁边当热闹看着,她知道霍以南挺努力的,在外人眼里口评也挺好,但在行家眼里,似乎还差了那么点意思。

但谭制作话确实没说错,无权无势,确实是霍以南现在的状态,毕竟他被捡回霍家的时候,财权分割和局势已经定下来,他在公司做得再好,没有实权,也只是个拿高薪的经理。

她大概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忙,拼命往上爬,以及对他老爸顺从的意图了。

不过他毕竟是霍家少爷,如果没野心的话,其实是可以生活得很舒服的,爷爷和父亲尚在,等到他们老去,等到他四五十岁的时候,拿到家权也不是不可能。

转念一想,时雾又想到霍遇。

哦,还有二叔这样的竞争对手呢。

她脑子里给霍以南分清局势,林思娇和谭制作那边则继续为角色争吵。

“所以,让你们私定角色的女的是谁?”林思娇恼火得小脸通红,“说说看,我就不信比我还厉害。”

闻言,谭制作朝时雾看了眼。

见时雾没有阻止的意思,他实话实说,“是时雾小姐,不过……”

不过时雾拒绝了……

然而话没说完,时雾轻飘飘地接话:“是我,怎么了?”

“你?”林思娇不可思议地望着她,嗤笑,“怎么可能。”

“不能是我吗。”

“你不配。”

“哦。”时雾忍不住笑了,“不好意思,就是我。”

林思娇看向谭制作。

谭制作点头。

这个态度……说明时雾没有说谎。

林思娇的表情先后经过无数个变化,最后瞪大双眼,满是难以置信。

“真是天大的笑话。”林思娇的诧异转换成不屑,“前不久你还只是个跑龙套的,现在突然飞上枝头想变成凤凰,你觉得我信吗。”

她并不知道时雾为什么去跑龙套。

也不飞上枝头的是她自己,而那个枝头,现在也是时雾不要的了。

时雾微笑,不予一般见识,“信不信随你。”

说罢,转身离去。

“你站住,把话说清楚。”饶是不信,林思娇也不肯让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你凭什么拿到的角色?你和霍以南是什么关系?”

时雾没有回答,大步走得飞快,路过的保安给她让步颔首。

林思娇追了过去。

怕这女人恼火做出什么事来,谭制作忙跟过去。

外面,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靠在台阶前。

一个戴白色手套,西装革履的司机走到时雾的跟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的出现,提醒到时雾之前霍遇说要带她去见一个人的话。

是霍遇的司机来接的,当事人的话,估计没空。

司机对时雾的态度客客气气的。

跟在后面的林思娇停下脚步,看着眼前价值不菲的豪车以及专职司机,刚才想要质问的恼火态度变成不可思议和一脸茫然。

事情出乎她的所有意料。

那不是在剧组只配演宫女的配角吗,怎么摇身变成大小姐了。

“她到底是什么人?”林思娇皱眉,像是自言自语,“和霍以南到底什么关系……凭什么……”

路过她身边的谭制作,根据最近的种种,自我推测一句:“她……好像是霍遇先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