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2 / 2)

春雾 茶衣 10380 字 8个月前

他对她的感情,原封不动给了别人。

她无法走出来……

如果那么轻易走出来的话,那么在几年前发现他和其他女生暧昧的时候,她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一想到他和林思娇的各种亲密,时雾感觉快要无法呼吸。

恶心,又疼痛。

她头低下,眼睛蒙在膝盖上。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脚步声。

是路人,又不像是。

“地上凉。”

是霍遇的声音。

时雾没有动,她知道自己的眼睛很红,她不太想表现出来。

“小十五。”霍遇再度开腔,声音低沉,“地上凉,女孩子不宜久坐。”

“别管我——”

她声音闷闷的。

跟前许久没有动静。

以为他走了,时雾慢慢抬头,上下眼皮露出一条缝,却见男人半蹲着身子,就在她不到半米的地方。

她通红的眼眸里,倒影着男人。

一张干净的手帕被递了过来,紧接着,霍遇低醇声线响起:“哭什么?落选了?”

她抿唇不语。

“都是自家人,既然叫二叔了,想要什么不是你开个口的事?”霍遇淡淡道,“没必要为这点小事……”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时雾吸了吸鼻子。

“霍以南?”霍遇像是慢半拍似的吐出这几个字,“又是他?”

“……嗯。”

“我以为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时雾哑然。

她也以为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但面对事实的时候,还是忍不住。

根本就无法淡然面对这些事。

他们的曾经……太让人难忘了。

霍遇递过去的手帕迟迟没有被用上,他便不急不慌地自己手指攥住一些,然后用柔软的一面擦拭她的眼睛轮廓。

时雾没哭,只是眼睛红了。

这一擦,反倒让人格外委屈上。

小孩子跌倒的话没什么好哭的,但大人一旦心疼上,一旦关心起来,那他们也觉得自己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感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随意做好准备。”时雾抽了口气,“二叔是不是没谈过恋爱,所以说得那么简单。”

霍遇慢条斯理地叠着手帕,“嗯。”

所以说,他这种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感情的人,居然也来安慰她。

他也好意思来。

想到这个,时雾有点好笑,虽然她这个时候不太笑得出来。

“没谈过恋爱就不能教育你了吗。”霍遇忽然问。

“没有经验,二叔想要怎么教育?”时雾越发觉得好笑,“你不会没接过吻吧。”

霍遇不说话。

那张斯文英俊的面孔,因为面对她的提问,和平时不太一样,看起来没那么冷肃。

双眸又格外深邃有神,目光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时雾的小脑袋瓜转来转去的,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二叔真的没接过吻吗。”

“……嗯。”

“哇哦。”

“?”

她这次提高音量:“真的没有吗。”

“怎么了。”

“二叔你是不是三十岁了?”她迫不及待地问,仿佛发现新大陆,“这都没接过吻的吗?不会吧?你不会是在骗我的吧。”

“……”

见她好像从自己这里寻到了开心,霍遇便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

外界对于霍遇不是没有过猜忌,知道他一直没交往过女朋友,一直修身养性,然而因为他太过于神秘,大家以为可能是私底下有过女人,但没有曝光出来。

时雾同样是这样认为的。

但没想过,他居然真的……

为什么不谈恋爱呢,是修身养性,还是,他不喜欢女人?

“二叔。”时雾不知不觉中早已忘记霍以南这件事,心里早就被关于霍遇的问题给占满,人也站起来,“我能问你一个隐私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喜欢男的吗?”

霍遇眉头皱起。

怕他不敢承认,她特意补充:“我没有鄙视你的意思,性取向是平等的,喜欢男人和女人都没关系。”

霍遇和她一样,站于原地,看她的时候微微低头,背着光,神色显得暗沉,声音同样如此,“小十五——”

然而,在听说他三十岁没谈过恋爱后,时雾对他的长辈滤镜早已碎了。

外人面前,严肃的霍先生,无情的资本家。

在她看来,哦豁,三十岁处男。

眼里好像都是藏不住的笑意,这是她今日份唯一的乐点了。

时雾举起手,“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不是想知道我性取向吗,过来点,我告诉你。”

“啊?”

霍遇仍然身长玉立在原地,十分有耐心。

时雾左看右看,就算她不过去的话,他小点声说就行了。

不过出于好奇心,她还是凑过去听。

只是人刚挨近一点,腰身忽地被男人单条胳膊搂住,往墙上一按。

还没定神,眼前晃过男人斯文的俊脸。

男女这样面对面平视,接下来发生的只有一个结果。

时雾不是不知道,她可能是没反应过来,也可能是心里作怪,当霍遇低头吻她唇角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躲闪。

“二叔……”

她只是低声叫唤一句,尾音很快又被他的吻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