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1 / 2)

春雾 茶衣 6051 字 8个月前

霍以南每次回来后住一晚上就走了,他们相聚的时间非常稀少,刚开始时雾惦念着他,又不敢多做打扰,发条信息都小心翼翼的。

热烈的少女心最终还是被浇灭了,只要想到他和别人有染,她不可能过得去心里那关。

所以呢,然后呢。

他们会分裂吗。

一起出生,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会形同陌路吗。

那种感觉,像是将自己身上某块肉撕开一样,届时一定痛不欲生,可如果不撕开,那块腐烂的人永远烂在心里,身上,永远地惹眼,会发臭,臭到自己都嫌弃。

丢,还是不丢。

时雾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甚至忘记自己持续关注林思娇的目的何在,只是窥探,并无打扰,她一个戏中人,反倒成了他们的看客。

林思娇生日的第二天,一切趋于平静。

时雾看到她在围脖上po出一张生日蛋糕和礼物的图片,红色玫瑰花束以及BIRKIN新款包,一看就是不小的手笔,粉丝们都在问她是不是男朋友送的,她回答说是的。

这就未免有点可笑。

时雾笑不出来。

她在给自己数日子,不知道死刑是哪天,但迟早要公开执行的,目前来说,她不想和霍以南撕破脸皮,不想听他多余解释,更不想,确定他和别人有染。

天气在降温,时雾抽空去商场给自己挑选两身换季衣服,有一套是娃娃领开衫,黑白配,导购给她挑一双短靴,可以露出俏生生的小腿,整体穿出来往镜子前一站,气质明显有所提升,朝气勃勃。导购夸赞说,小姑娘漂亮年轻就是好,往街上走一圈,说是初中生都有人信。

时雾是美人长相,笑起来两颊又显得圆润稚嫩,有种天生幼态脸。

心情不好的时候,购物确实能缓解压力,身上穿着一套,手里提着一套,阴沉沉的天空都变得开明起来。

这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

先前这个号码打过给她,没留存备注,但号码连贯,很好记,她知道是谁。

接通后,那端果然传来她熟悉的低醇男声:“有空吗,带你去个地方。”

霍遇说话永远简短得开门见山。

有空就去,没空就下次。

不会磨磨蹭蹭问,你喜不喜欢,觉得怎么样,要不要这样那样。

“有空。”时雾说,“刚在商场逛街。”

“我去接你。”

他话短,她也没磨叽,报了商场地址,而后才去想,他来接她做什么。

说来也可笑,她最近和霍遇见的面,比和霍以南的还要多。

当然除了这一次,其他大部分是巧合。

霍遇的车是黑色迈巴赫,低奢款,市面上白车多,黑色不那么出众,但车流中只要扫到那辆车,几乎就和人一样难以移开目光。

他没把车开进商场里头,时雾在非机动车道等的他,两人迎合之后,她直接上了车。

好心情是可以直接体现出来的,和之前不同,这次的她,活力和愉悦难以掩住。

霍遇朝她看一眼,“新买的衣服?”

“嗯。”时雾摸摸发尾,“好看吗。”

“很漂亮。”

“真的吗。”她笑,“很难得听见二叔这样夸人。”

不是很难得,是从来没见过他夸过谁漂亮。

他能注意到她身上衣服是新买的,还挺让人意外,之前她买了新衣服,去霍以南跟前晃悠一圈,他跟个土直男似的,什么都不懂,还问她晃什么晃。

女孩子开心还是不难的,买点衣服,吃点好吃的,就能暂时忘记心里的一些烦恼。

车开去二里路,时雾才问起这次行程目的,“二叔是想要带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

霍遇没直言,目光平视前方,专注开车。

他身上还是没有更换的西装,衬衫纽扣系到上段,露出的喉结线条分明性感。这让时雾忽然想起来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的,说喉结是男人雄性魅力的象征,越漂亮勾人,床上功夫越厉害。

她不至于特意去观察人家的喉结,只是扫量风景的余光不小心瞥见,小心思升起来后,又逐渐被她强行压下去。人好像总有这种强迫症,越是不该想的不能想的,脑子里总是情不自禁地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