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章(2 / 2)

春雾 茶衣 8310 字 8个月前

他们只当是她发公主脾气。

时雾大概猜出一二。

可能和霍以南有关。

兴许之前答应陪她一整天,又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耽搁,只能改成晚上,林思娇不开心,不能发泄到他头上,只能折腾剧组里的人。

等下午收工的时候,时雾站在一个隐秘的角落,从化妆室里听到的内容,和自己猜得差不多。

霍以南晚上要赔林思娇过生日。

定的居然还是她上次去的酒店。

他们去那边吃过饭后,会不会就地休息呢。

时雾不敢设想下去。

也不想再跟踪。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收工后没跟着林思娇,反倒是心平气和去公交站台等车。

这过程中,时雾给霍以南打电话。

一次,两次,没人接。

再打,第三次,还是没人接。

第四次的时候,霍以南回电话来,不过是他秘书的,问她有什么事。

“帮我问问他,他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吗。”时雾添一句,“我做了他爱吃的蟹肉煲。”

秘书客客气气答应下来。

没两分钟,电话回过来,秘书表示,霍少爷没有空,今晚要开会,下次一定不会错过的。

回答是意料之中的。

时雾若无其事地收起手机,回过身,抬起头,去看公交公告牌上站点,横排竖排都是字,密密麻麻的,看得人眼花缭乱,眼睛酸涩得不行。

她抬起手,捂住眼睛,呼吸暂且中断,深呼吸,氧气还是有点供给不足,最终蹲下身子。

旁边人注意到她的异样,但只是递来好奇的目光。

公交车来了,人群蜂拥而上,时雾挡住人的路,无法撤退,稀里糊涂跟着上去。

坐上去,才知自己上的是以前上学时的那路公交。

周围还有穿着校服的高中生。

时雾没在下一站下车,跟着学生们,来到南城城西高中站点。

她很久没来这地方,周围发生不小的变化,以前的摊位都被城管撵走,取而代之的是门面窄小的店铺,很多都是陌生的,常去的关东煮铺子不知道搬迁到什么地方去。

现在是周五放学时,校门口进进出出,人员很多,还有家长进去帮孩子提行李的,时雾跟着人群,依然稀里糊涂地进去。

校园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早已不复从前。

操场没太大变化,时雾绕着走两圈,看见两对穿校服的小情侣,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扯出去很远。

她坐在观景台附近,静静地看着。

看到西边太阳落下,看到星辉遍布夜空。

高三楼亮起灯来,学子们为明年高考奋斗。

以前的他们也是如此。

不过霍以南学习成绩一直挺好,天天玩闹,成绩名列前茅,而她就普通得多,课上笔记没少记,成绩总归不理想。

她想自己肯定没法和霍以南上同一所大学的。

后者倒是一点都没着急,说肯定能的。

结果呢,确实能的,他为她放弃作文的分数。

他写了一篇关于她的情书,轰动全市。

情书里没有出现过她的名字,他运用语文常见的修辞手法,以优美国文,塑造一个她,塑造一个他喜欢的她。

那时多好,她和他手牵手,仰望夜空,仿佛已经过完一辈子。

霍以南啊霍以南。

晚上九点了。

时雾终究无法去看他和其他女人去酒店,第二次拨他电话的时候,借的其他人手机。

她已经脸不红心不跳学会撒谎了,拉住一个同学说,她手机丢了,能不能帮个忙,让她联系下家人。

同学很善良地给予帮助。

时雾也心平气和,若无其事地问那个熟悉号码的主人:“你在哪。”

“雾雾?”

不想回答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给予另一个反问。

“霍以南,我手机丢了,身上没带钱,你能来接我吗。”时雾的声色在这个夜晚变得格外凄凉,“这里好冷……我好害怕。”

“你在哪里?手机怎么丢了?”

“你能过来吗……我真的好害怕。”

处理紧急状况的时候,霍以南还是有一手的,先去过问时雾的地址,而后安抚她不用怕,马上就来接她。

时雾问:“你现在过来吗?”

“我现在马上让人过去。”

“让别人吗……为什么不亲自过来。”时雾声音放低,越来越弱小,“这里好黑,我真的好怕,我不想看到生人。”

她这般言辞,就是让他本人过来。

霍以南似乎被说服了,语气颇有些无奈,但还是答应下来,让她呆在原地别动。

他妥协了,时雾的一整颗心都放下来。

她不知道的是,在挂断电话之后,霍以南就拨通另一个男人的电话。

“二叔……你今天不是在城西项目那边吗……能帮我接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