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1 / 2)

春雾 茶衣 4730 字 8个月前

霍以南……你为什么……不要我。

时雾有点像苏州姑娘的嗓子,恼起人来也甜甜的,很好听,霍以南常说她凶不起人来,以后也没法做领导,时雾没想过做领导,做他的分内妻子就好了。

她从小到大,有他护在怀里,还没受过欺负。

哪怕是因为两人太亲密,被霍老幺强行赶出来,她也没感到委屈,因为他也跟着出来了,他说她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看,被保护得太好,一旦离开的话,世界可就太容易塌陷了。

连哭都不知道怎么哭。

那掺杂着委屈,不安,紧张的哭诉,是前所未有过的声音,沙沙哑哑,让她整个人都变了。

霍遇转过身,系刚才被她扯开的衬衫纽扣时,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她刚才的声音,令他眉头皱起。

刚才伺候的两个服务生已经联系私人管家医生,送来紧急退烧药物,送上来的时候,关切询问,“小姐?您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时雾迷茫望着。

她们解释说她现在的体温很高,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可能会发生危险。

“我发烧了吗……”时雾伸出一条细细的胳膊,给自己试了下额头体温,她的手心和额头一个温度,没感觉得到,等服务生给她量了体温才意识到真的烧得挺厉害。

她太难受了,分不清昏沉沉的头疼是因为喝酒还是发烧。

“我们这边也给您联系到去医院的车辆。”服务生继续询问,“您看您的打算是?”

大半夜的,去医院的话得挂急诊,要做很多检查,挂水吃药。

时雾不太想去的,再加上自己没感觉出什么异样,就摇摇头,还是先吃药吧,烧不退了再去医院。

她是这个打算,另一边的男人则给出建议:“现在直接去医院。”

听到这话的时候,时雾慢吞吞吃药的动作突然加快,直接将退烧药喝进嘴里,然后看向男人。

生病的缘故,她眼眸格外迷糊无辜。

霍遇眼眸里飘过情绪不明,那摁额头的的动作,大概是无奈。

她不想去医院,姑且请来私人医生粗略检查下情况,得知的结论大概是受凉,不放心的话去医院查一下血象。

没去医院,光在这里折腾一番就快两个小时,钟表指针指向数字三。

这个过程中,时雾差不多退烧了,体温恢复到37.5以下。

不过还是需要专人在旁边看着。

那两个服务生尽心尽责守了一夜,眼睛都熬出黑眼圈,霍遇同她们交代几句后,她们便出去了。

客厅里,检查完和吃过药的时雾坐在沙发上,毯子盖住半个身子,两只白嫩嫩的小脚还露在外面。

她以为霍遇走了,却不想开门进来的不是服务生,而是他。

本来在毯子外面摇摇晃晃的两只脚顿时局促,也不敢随便动了,指尖蜷了蜷,然后老老实实缩回毯子里。

“她们回去睡觉了。”霍遇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解释一句后没再多言语。

时雾听得心里咯噔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们走了,那换他来守夜吗?

不至于吧。

然而看他拿起一个笔记本电脑的时候,她的心微微塌陷,还真是?

时雾闭上眼睛。

烧退了,精神状态本该不好,但这会儿因为惊讶和这个男人的存在,导致她顾不上发热的身子,只有满脑子的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