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1 / 2)

春雾 茶衣 5847 字 8个月前

事情的每个发展都是令人意外的样子。

在娱乐圈,没背景没身份的演员是最卑微的,时雾很幸运,第一次去面试就拿了个小宫女的角色。因为有戏剧专业打底,本身就有点演技,所以一切都很顺利,自己也默默无闻地干实事,配合演戏。

没人关心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无非是为了钱,出名,勾搭明星。

时雾看上去是偏第一种。

她之前被林思娇压制的时候也默默无闻,安静混口饭吃。

但她后面的操作,和前者完全不搭。

为一个普通的发卡,直接把小祖宗给得罪了。

林思娇的电话,确实是打给给她撑腰的金主的,且没有任何的遮拦,就是想要告诉其他人,她是他们不可以招惹的。

可惜的是,连续拨两遍电话,都无人接听。

林思娇越来越难堪,神色讪讪,又不意外,那个人的号码,向来是不容易被接听。

不过她也没急,这个时候,男人应该在忙开会,她继续打扰的话兴许让人厌恶。

电话没打通,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戏都快拍完了,临时换宫女不可行,意味着她们以后还有很多接触的机会。

“叫时雾对吧。”林思娇总算想起名字,“好久没看到这么有胆量的人了,行,你有本事就一直呆在这里。”

不想着把人赶走或者辞退什么,林思娇打算把人留在剧组,反正戏没拍完,有合同在身的时雾走不得,她干脆趁这个机会报复回来。

她那一个个小算盘在心里旋绕的时候,时雾安若无其事,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她没太大的关联,该做什么做什么。

头发上的发卡仍然是自己的,没有被人抢走,但时雾不经意地取下来,放在掌心里静静看了会。

自己的东西被人惦记,甚至想要抢走的这种感受,并不舒服。

明明外面有那么多的发饰,为什么非要抢她的这枚呢。

时雾攥在手里,好似怕弄丢似的,没有再戴上。

她今天的戏份不多,没一会儿就配合着主演们表演结束了,挑了个阴凉地,坐着休息的时候,旁边一样闲着没戏份的群演默契地看她一样。

她们忍不住感慨一句:“你今天好勇啊,林思娇都敢得罪。”

时雾身上的是廉价衣裙,妆容也素净,和往常一样地低调安静,一笑带过。

“不过你这样子不怕惹到林思娇吗?”她们有些担心,“听说她背后的大佬挺有势力的。”

“是啊是啊,你看她平时多嚣张,连导演和制片都被她压一头。”

“她长得也不是天仙漂亮,找的大佬怎么那么厉害?到底是谁啊?”

“是谁倒是不清楚,不过据听说和霍家那边有关系。”

听说和霍家有关系,大家神色更加诡异。

这个背景神秘又强大的家族,哪怕是在背后议论,都端着小心翼翼的姿态,免得给自己招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好奇心驱使下,有人小声问一句:“霍家有什么人?”

言外之意,霍家有什么人,能看得上娱乐圈这边。

霍家人举止行为非常低调,还有信斋念佛的,整个家族都蒙上神秘的面纱,外面对此报道的新闻寥寥稀少,大家实在想不出谁能看得上林思娇。

“这怎么猜。”另一个慢悠悠地说,“霍家家丁兴旺,五世同堂的都有,沾霍家血缘的子子孙孙上百个,谁知道她攀的是谁。”

子孙上百个,叫得出名,有势力的却是不多。

能被人传得出名的,也就霍家那位掌权多年的霍老二霍遇,以及兴起新秀霍以南。

那二人家族内斗得厉害,自然不会找外头女人给自己添麻烦。

尤其是霍遇,哪怕外面从未有过关于他的任何报道,从未有过一张照片流露出去,众人对其议论度依然不减,没人不好奇,一个三十岁男人迟迟未婚的正当理由到底是什么。

按理说以霍家那样的家族,早婚早育,为家族添新生儿,更能讨得老辈欢喜,对未来继承权也就更有把握,不过那位霍家老二,始终没有传来动静。

熟人猜是和他以前在寺庙中修身养性的缘故,生人则去猜他八成是不太行。

不太行的话,就排除了他是林思娇背后金主的可能。

到底是谁呢。

是霍家其他叔侄还是拥有正统血缘的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