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2 / 2)

春雾 茶衣 10381 字 8个月前

她力道不小,这随便一扯,将造型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发型给弄乱了。

副导演在旁边哄着,小祖宗啊,这发饰之前不是戴过了吗,怎么今天就不能戴了。

“我今天不想戴这个。”林思娇穿着娘娘的戏服,以为自己真有那股傲视众人的本事,“不行吗。”

带资入组,提的大部分要求都会得到满足,何况只是换个发饰。

得亏道具组的材料足够多,没有出现短缺的状况,提供不少像样的发饰到林思娇跟前,任她挑选。

《君王令》这个剧组没有人投资之前挺穷的,有钱的话也不会找林思娇这种演技不咋地,口碑也一般般的来做女主,从导演到群演都尽量按照低配置来,片场和道具以及拍摄摄影也都没有大剧组的好。

谁能想到林思娇来就来了,还带着千万投资,这对剧组来说是个大喜讯,出手也阔绰些,准备的道具相对能入眼,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塑料制品。

其中有几样,还是大几万的古董货。

林思娇挑来挑去,没挑到一样称心如意的。

只要看网友们的评论,她一天的心情都不好。

林思娇看着一桌的簪钗,流苏,扁方,金约,脸蛋上的不耐烦浮现出来:“这些怎么那么丑。”

旁边的人面面相觑。

林思娇说:“还有今天的衣服,也比昨天的丑。”

副导小声应:“这衣服就是昨天穿过的。”

“反正丑死了。”林思娇一屁股坐在化妆台前,摆出如果他们今天不能找到让她心满意足的饰品,那今天的戏就别拍了。

副导满是为难,别别身子,看看后面早就收拾好等待拍戏的宫女们,“大家早就准备好了……这要是不赶紧拍的话……”

一天的群演都是钱啊。

就算那小祖宗带资入组,但也不能像她那样挥霍下去。

林思娇拨弄头发,朝宫女的方向看了眼。

不知是不是太出众的缘故,时雾哪怕站在靠后的位置,长相也是较为出众的。

就像网友所说,比做娘娘的林思娇要漂亮。

想到网络喷子的评论,林思娇心头再次升起一团火,站起身走过去,看似审视宫女,大部分目光落在时雾身上。

刚开始的时候要是注意分配到自己这里的宫女演员长相出众的话,她早就把人给赶走了,现在戏拍到一半,除非让编剧改剧本,不然这个宫女还得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抢镜头。

化妆师给配角的妆可以说非常敷衍,但一点也没影响到时雾的五官,她本身皮肤白净,眉骨惹眼,素颜状态下也很上镜。

柿子净挑软的拿捏,她看见时雾头顶上的发卡,冰蓝色的,瞧着清静,“这个发饰还挺好看的。”

宫女的发饰稀少,时雾只别了一个,所以分外起眼。

“要不我戴这个吧。”林思娇看上去挺喜欢那发饰的,语气欢脱起来,“早点被我看到这个的话,就不用挑来挑去了,给我爸。”

别人的东西,说要就要。

大家也见怪不惊,林思娇不是第一天这样欺负人了,而且专爱欺负时雾,上次有个跪石板的戏,她经常ng,导致时雾跪了很久。

至于为什么欺负人,原因也很明确,怪人家抢风头呗。

大家猜测,时雾性子安静,老实,话少,可能家境不太好的样子,所以就算被欺负也没有怨言,只是定时领着自己的工钱。

“林小姐。”一直恭维她的副导再次犯难,“这是宫女的发饰,你这要是戴上的话,不就是穿帮镜头了吗?”

林思维一甩头发,毫不在意,“谁没事会在意这点小细节?”

“大家眼睛都精着呢。”

“我不管,我就要这个,不然今天我不演了。”

说罢,林思娇便抬手,想要取时雾的发卡。

时雾反应快,一个侧身就闪开了。

眉头蹙起,漠然望着眼前的女人。

摸空的林思娇瞪眼,“你做什么?”

“是你在做什么。”时雾淡淡道,“这是我自己带来的发卡,凭什么给你随便用。”

而且都不说借,直接伸手就来抢了。

抢不到还理直气壮。

好久没看到这般厚颜无耻的人。

“自己带的?”林思娇有些不爽,改口道,“那就暂时借我用一下呗,又不是不还给你,你以为我稀罕吗。”

“导演说了,你不适合。”

“行了。”林思娇阔绰地抬手,“多少钱,我买下来。”

她现在背后有金主,想要什么直接开口报价就行。

对方那脸傲然的模样被时雾收之眼底,她心平气和:“你买不起。”

“还有我买不起的东西?”

话说到这里,林思娇也没觉得时雾那个不怎么起眼的饰品有多值钱,以为她说的买不起怕是和哪个男的定情之物,撇撇嘴,满肚子不爽。

她确实一直看时雾不爽,平时都是小打小闹的欺负,这次终于有点撕破脸皮的意思。

“反正我不管,你得先给我用。”林思娇蛮横无理,“不然你就别说在这个剧组呆下去,其他地方也不会有人要你。”

说罢,又要伸手过来去抢。

只是这次手刚伸到半空中的时候,胳膊忽然传来一股不小的力道,再一看,时雾居然把她的胳膊给拧住了,还朝着后背的方向拐去,她疼得眼泪立刻从眼眶里冒出来。

“不是你的东西。”时雾依然是文静老实的样子,“就不要来抢了。”

话说得斯文平叙,力道却是一点没减轻,把林思娇逼得痛叫约十几秒钟,才松开了手。

不止当事人,其他在场的都惊讶得面面相觑。

大家早就看这个娇里娇气的女主不爽了,上回因为她一个人的失误,害得大家伙儿在烈阳底下浪费几个钟头,心怀不满,迟迟没人说出,今日份总算见人帮忙出口气。

所以当林思娇回过神来,大呼小叫让人把时雾按住,报警送到警局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理她。

连副导都没什么动静。

他也被这个小祖宗弄烦了。

林思娇的眼泪一直没憋回去。

这段日子被男人和剧组哄着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唇齿一时半会都吐不出话来,只用手指恶狠狠指着时雾,说了句:“你完了。”

嚣张跋扈惯了,哪容得下一个小配角这般欺负自己,要不是有人在场,林思娇怀疑自己的胳膊可能都被拧断。

她大眼瞪小眼,恼怒到极端,有些张牙舞爪地,吩咐副导,“你们都愣着做什么?没看到她刚才对我做什么吗?怎么还不把人赶走?”

戏都拍到一大半了,哪能轻易把人赶走,副导想要息事宁人,用言语哄着那娇小姐:“都是误会——林小姐想要什么发饰,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买。”

“行,你也是站在她那边的吧。”林思娇摸出手机,气得上头,“我看你们都不想混了,现在就把你们辞了。”

摸手机是要拨打号码。

她能打给谁呢。

想辞退人,无非打给能帮她撑腰的,这部剧的投资人。

也就是,霍以南。

时雾清淡的眉眼稍微有些起色。

她也想知道,他来的话,会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