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1 / 2)

春雾 茶衣 8662 字 8个月前

最近不逢梅雨季节,天势却一直不好,上空乌沉沉的,空气弥散着湿润。

“咔——”

“收工收工。”

“那边的把幕布收一下,别一会儿下雨被淋湿了。”

怕突然下雨糟蹋设备,横店的剧组提前收工,所有人心头埋着高兴地去干收尾工作。

演员们都去换戏服。

主演和配角区别还是蛮大的,前者有专门的更衣间,后者的条件一般般,和群演一起排在一间临时搭建的棚子外,等待换衣服。

这是个拍宫斗戏的剧组,宫女繁多,时雾是其中一个饰演娘娘身边的侍女,平平无奇,默默无闻。

排队换完衣服后,她收到手机的特殊提示音。

[今晚回去吃饭。]

短短六个字,她盯着看了许久,看到旁边年纪稍大一点的女群演偷瞄一眼,笑着打趣:“男朋友啊?”

时雾下意识收好手机,支吾两声。

是男朋友吗。

应该是吧。

也不算是。

时以至今,是不是似乎没那么重要。

时雾握着手机,抬头看天,几滴雨落下来,没带伞,姑且用衣服代替下,勉强赶到公交站台。

公交来的时候,雨开始下大。

平时时雾都是一个人住,家里食材稀缺,速冻为主,霍以南好久没说来她这里吃饭,冰箱一直没有填补的机会。

赶着雨天,她去超市采购。

脚步总是不自觉地往他爱吃的食材那边去,不知不觉选了一推车,堆得快要装不下,路过酒水区的时候,她犹豫几秒,拿了打啤酒。

东西买多,回去路上吃亏,哼哧哼哧两大袋地往出租屋上提。

时雾租的是老破小,没电梯,拎东西爬到四楼,额头上的水滴往下落,雨汗交织,忙得很狼狈。

在外面耽搁久了,回到家时候不早,还要煲排骨汤,时雾顾不上去洗澡换衣服,拎东西去厨房忙活。

她厨艺向来不错,以前读书时,霍以南因为她和霍家闹翻,两人一起被迫在外度过一段时光,他对她的厨艺赞不绝口,煮个烂土豆都要夸。

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太多太漫长,导致她每做一件事总能不经意地想起他,今天拍戏的时候被女主演员欺负,想的就是,这要是被他看到的话,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淋雨的时候也在想,他怎么可能舍得她淋成落汤鸡,一定会来接她的。

切菜切到手的话,他指定会心疼,一边安抚一边去给她买药。

这样想想,做事总归是有不少动力的。

七点了,排骨汤煲好,骨肉都炖得酥烂,人还没来。

先做出来的第一道菜都凉了。

时雾满打满算一番,可以让这些菜轮番去微波炉加热,这下待会他回来的时候还能吃口热乎的。

一轮热下来,人还没来。

天不好,时雾没打电话,解开围裙,先去洗洗再说吧。

衣服脱光,身子刚站到花洒下,就听到敲门声。

霍以南是有钥匙的,不过她说她喜欢敲门等待的声音,有种家的味道,所以他一直都在敲门。

实在敲不开,才拿出钥匙。

餐厅客厅连在一起,进屋就能闻到饭香。

没看到人,霍以南去厨房找,还是没有,只能来到卧室。

他唤一声:“雾雾。”

洗手间里的人听到动静,哗哗水声中断,几秒后,清晰女声传透雾气出去:“回来了?”

“嗯。”

“有点迟。”

霍以南解开外套,随手挂在衣架上,“抱歉,刚和客户谈完合同,下次早点。”

“嗯。”

一阵沉默后,时雾开口,“你能不能出去下?”

“怎么了?”

“我浴巾放阳台晒着忘记拿了。”

霍以南目光抬起,顺着直线过去,果然看到一条白色浴巾,他径直过去,取下来,来到洗手间门口,“我帮你拿了。”

过一会儿,门从里面开开,一只纤细手腕伸出来。

递过去的过程,门缝要大一些,视野更广,雾气环绕中,霍以南隐约看到女孩的上半截,肌肤雪白得像是牛奶,胳膊细细小小的一条,该胖的地一点没少,圆滚滚的,料头很足。

不过有浴巾和雾气挡着,没太看清,也正因如此,幻想空间极大,让人思维无限发挥。

霍以南有些口渴干涩,喉结处滚了滚,转过身去客厅。

时雾洗完澡出来,头发没顾得上吹,用干毛巾擦拭完后罩在头上,去忙活饭菜。

她炒了芹菜,拌了金针菇,还有蒸鱼和煲汤,都是可口的家常菜。

坐下后,她像个小妻子似的,看男人在对面一口接一口。

食客吃得多,也是对做饭人的肯定。

“和谁谈的合同啊。”时雾笑道,心情看上去似乎不错,“把你饿成这样子。”

霍以南“嗯”了声,回答敷衍,不过因为在吃饭,不太让人看得出来。

算一下年龄,他们也不小了。

在商圈混迹多年,霍以南身上那股意气风发的少年气息慢慢消失,近几年擅长隐藏情绪,各类发展都迫近于他家二叔霍遇。

不过没他二叔那般深沉和难以捉摸。

时雾有时候倒希望他学得像一点,藏得好一些。